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架空历史 > 武魂之咏春拳(蓝梦星澈写的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武魂之咏春拳(蓝梦星澈写的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武魂之咏春拳(蓝梦星澈写的小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叶咏叼着一根禾草杆子,优哉游哉的在大街上闲庭散步。他口袋里揣着一百五十文铜钱,坠得整个钱袋子沉甸甸的,让人凭空生出一种优越感来。叶家村是个小渔村,村民世世代代靠打渔为生,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海边的盐碱地无法种植粮食,就算有,产量也不高,只能勉强供自家人食用一段时间。大部分的生活粮食,还是要到市集上去购买。今天海面上云层堆叠,叶家老娘担心会有风暴,就劝说叶家老爹……。

5

举报
下载阅读

叶咏和尚晴春为了创立咏春拳重相知相识,背叛,艰难险阻,克服重重困难,最后重归于好......

武魂之咏春拳精彩章节阅读

叶咏叼着一根禾草杆子,优哉游哉的在大街上闲庭散步。他口袋里揣着一百五十文铜钱,坠得整个钱袋子沉甸甸的,让人凭空生出一种优越感来。

叶家村是个小渔村,村民世世代代靠打渔为生,是主要的经济来源。海边的盐碱地无法种植粮食,就算有,产量也不高,只能勉强供自家人食用一段时间。大部分的生活粮食,还是要到市集上去购买。

今天海面上云层堆叠,叶家老娘担心会有风暴,就劝说叶家老爹不要出海。正好家里的粮食也快吃完了,叶家老娘便打发无所事事的叶梦星到市集上买点儿大米和盐,补充补充。

叶家村就在海边,盐这种东西是根本不缺的。但凡是渔民,家家户户都掌握着简单的晒盐技术。不过现在朝廷对盐的管制非常严格,若是被发现谁私自晒盐,那可是要掉脑袋的大罪。

所以村民们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和朝廷对着干,毕竟他们晒盐也就是为了自己吃,根本没想着借此牟利。每个月能晒制个两三斤出来也就差不多了,也就是临近冬天要腌鱼的时候才会晒多一点儿。

晒那么点儿盐根本就不需要多大的地方,官府来查的时候自然也查不到什么猫腻。当然,村民们也不是蠢人,隔上三五个月,也会去盐行买一两斤盐来掩人耳目。这年代的盐价高得吓人,一石大米才一两半的银子,围起来也就十三文钱一斤。可是一引盐三百斤,就需要三两二钱白银,算起来一斤要十一文钱,几乎能和粮价比肩了。

渔村都是穷苦人家,吃不起盐也是正常的,一年只消费个两三斤盐也能理解。反正渔民嘛,行船的时候舀点儿咸涩的海水补充补充盐分也不是不行,朝廷再怎么管制也不能管制到这份上去。

在这样心照不宣的小手段下,渔村倒是一直安然无恙的守着他们共同的秘密。

叶咏先去米行买了十斤大米,就花去了一百三十文。掂量着钱袋里轻飘飘的二十个铜板,叶咏郁闷的摇摇头,把背上背着的竹篓子卸下来,大米装***,才背起竹篓子往盐行走去。

这个竹篓子是叶家老爹出海的时候用来装鱼的,竹篓子上面还有个盖子,可以防止鱼跳出来。有时候打到一些不好卖的鱼,叶家老爹就会用这个竹篓子拎了拿回家煮着吃或者做鱼干。长期浸泡在海水的竹篓子,自然而然的就带了股鱼腥味。叶梦星所过之处,人人都退避三舍。

这一场景叶咏早就已经习惯了,也没觉得有什么不爽。穷苦人家常常混迹于市集之间,对这种鱼腥味的接受度很强,基本上捂着鼻子避开他的都是些大户人家的下人。他也不愿意和这种人打交道,总觉得那些人不过就是奴才而已,在府里也就是个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的料,偏偏出来还要趾高气昂装成一副天皇老子的样子,惹人生厌。

叶咏不屑的看了一眼同样鄙视他的某府采办,抬腿跨进了盐行的大门。顿时,一个尖锐的嗓音就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喂,那个渔村的小子!把你背上那个破烂玩意丢门口去!臭死了!”

说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个子不高,比叶咏足足矮了有大半个头。这人叶咏认得,正是这间盐行的——店,小,二!

不错,不是老板,不是掌柜,只是一个普通的店小二而已。

据说这店小二和掌柜还带着那么点儿表亲关系,所以才被盐行招了进来。平时掌柜不在,店小二就跟老板似的,成天儿摇着把扇子要么在窗边逗鸟,要么坐在柜台边要打盹,见到穷苦人家的客人那是眉眼都懒得抬一下。受过他气的人也不知道有多少,若不是整个市集上就他这么一家盐行,没有选择的余地,估计这盐行老早就关门了。

“嗬,我说你一个店小二,横什么呀?”叶咏最讨厌这样的人,毫不客气的讥讽回去:“怎么着,现在盐行是你当家作主了?掌柜在的时候都没你这么牛呢,你怎么不在门口贴个标贴说穷人与狗不得入内啊?”

店小二一张脸憋得通红,叶咏双手抱臂凉凉的笑道:“哦,我忘了,你大字都不识得几个,就是要你写标贴也写不出来啊!哈哈哈哈哈!!”

“你个穷鬼!你懂个屁!”店小二气得抖抖索索的,正想破口大骂呢,眼角瞟到一个穿着宝蓝色衣服的中年男人朝这边走过来,最终还是没敢出声。

叶咏奇了怪了,这小二平时都横得很,官宦人家就不说了,人家也不必上门来买盐,就是富贵人家,小二也是点头哈腰的,只有对着穷人,他就叫个不可一世,惹得他不快了,担子一撂盐也不卖了,直接把人给赶出去也是常事。

偏偏这小二又是个好色的,上门来买盐的妇女们多多少少都会受到点儿他的***扰,摸摸手调笑几句什么的。生活中一日不可无盐,那些妇女们为了尽快的买到盐,不得不忍气吞声。所以现在来盐行的基本上都没有什么女人,家家户户上至六十老太下至六岁女娃,听到买盐两个字都起一身的鸡皮疙瘩,又不敢说明原因,只好找各种理由推脱,让家里的男人来买。

没有女人可以调戏的店小二那叫一个烦躁,对上门来的穷汉子更加眼不是眼鼻子不是鼻子的,稍有不如意就让人滚蛋。反正穷人上门买盐顶多也就买个一两斤两三斤的,那点子钱他根本看不上。

叶咏本来就不是个好性子,俗话说人穷志短,他却觉得就算是穷,也得活出个人样来,不能人家叫你低头就低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和说书先生嘴里的大侠那样武功盖世,劫贫济富,但凡遇到狗眼看人低的人,他必然也不假辞色,要是看到有穷苦人家被欺负,他还会行侠仗义——当然,被揍的时候居多。

尽管如此,他骨子里的热血不但没有减退,还更加的高涨起来。他认为进步是要在实战当中获得的,虽然常常因为多管闲事被揍,依然乐此不彼。

叶咏已经做好了要被店小二赶出去的准备,他看这小二不爽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前些日子春娇来打盐的时候,还给这小二摸了一下手,回去哭哭啼啼了好半天。春娇比叶咏小一岁,是他家自小定下的娃娃亲。孰可忍是不可忍,若不是家里人死命拦着,他当时就要冲过来和这小二算账。

当时叶咏是被拦下来了,所以没来找店小二的晦气。可是这笔帐他心里一直记着呢,春娇可是他以后的媳妇,媳妇儿被欺负了,他不讨回来,那还是男人吗?

在店小二呵斥叶咏的时候,叶咏就乐了。嘿,我还没找你晦气,你就来找我晦气了,这不是自动送上门呢么。他已经打算好了,要是店小二敢赶他出门,不买盐给他,他就在盐行里大闹一番,顺便把这小二揍一顿,看看到底谁怕谁。

叶咏左等右等都没等来店小二赶人的话,他顿时就有些郁闷了,关心的看着店小二问道:“唷,您今儿是怎么了?怎么不赶我出门啊?是不是病得脑子都有点不清醒了啊?”

店小二几时被人这么冷嘲热讽过,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碍于旁边的人,他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恨恨的瞪了叶咏一眼,尖着嗓子道:“要买盐就把你那破竹篓丢门口去,别影响了其他客人!”

“嘿,我这破竹篓里面还有十斤大米呢,要是不见了你赔给我?”叶咏笑嘻嘻的耍赖皮,他就等着店小二发脾气呢。

店小二都快把拳头攥烂了才勉强忍住自己的怒火,这叫叶咏大为惊讶。难道他已经看出来自己是特地过来找麻烦的,知道他打不赢自己,才努力忍着的?

叶咏正要再逗他一逗,那穿着宝蓝色长袍的身影已经走到身边了。店小二对那人躬了躬身,恭恭敬敬的喊了声:“顾爷。”

那叫顾爷的淡淡的应了一声,问道:“怎么了,不把客人请***,杵在这儿做什么?”

当着别人的面被教训,店小二的脸色有点难堪,低声道:“顾爷,这位客人的竹篓子味道太大,我怕影响了其他客人,就叫他放门口去,可是他不肯听。”

“你啥时候叫我把这‘破烂玩意’,‘破竹篓’放到门口去了?”叶咏这会儿算是看出来了,这顾爷的身份必定不同寻常,至少从店小二对他的态度上就能看得出来。再联想到这家盐行的名字——顾氏盐行,这顾爷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叶咏从来就不是个见好就收的人,何况他今天来盐行,除了买盐外,最主要的还是要教训教训这店小二,省的他不知天高地厚的总是调戏别人媳妇儿。他明了顾爷的身份后,特地把“破烂玩意”,“破竹篓”几个字上面加重了音调,皮笑肉不笑道:“你说的是丢,好歹你也是学过一二三四的人,难道连丢和放的意思都弄不清楚吗?”

店小二面红耳赤的低着头,半个字不敢反驳。他也听出来了,叶咏这是在告他状呢。问题这话确实是他亲口说出来的,叶咏嘴皮子又滑溜,辩驳肯定是辩驳不过他的,还容易在大老板面前造成不好的印象,他索性就不出声。

顾爷笑呵呵的看着叶咏,说:“小兄弟,不好意思,是我家下人没规矩,说错了话,你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他看了看周围掩鼻的人,温声道:“你看,你这竹篓子平时应该是用来装鱼的,确实是有些味儿,要不你先把竹篓子放在门口,我让小二给你看着,怎么样?”

作为商人,顾爷很懂得和气生财的道理,一模一样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听着就是让人舒心。叶咏也不好不依不饶,只好笑道:“不瞒您说,小子一看顾爷,就知道顾爷肯定是个言出必行的诚实人,小子也最爱和您这种人打交道,舒心!”

这一溜马屁拍得顾爷那叫一个舒坦,顾爷笑眯眯的捋了捋唇边的两撇小胡子,又间叶咏故作为难的看了店小二一眼,小声道:“可是我信不过那个家伙!”

小编点武魂之咏春拳小说

《武魂之咏春拳》是一本由蓝梦星澈写的历史军事类型小说,文笔精炼,人物刻画深刻,十分好看。推荐阅读。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