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校园纯爱 > 他嫌弃我美色(苏煜妤褚易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他嫌弃我美色(苏煜妤褚易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他嫌弃我美色(苏煜妤褚易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他嫌弃我美色小说作者是桃子草莓笑;文中的主角是苏煜妤褚易修;小编带来他嫌弃我美色全文免费阅读:苏煜妤追褚易修这件事,漫长且毫无希望。好友劝她放弃,说褚易修的理想型是漂亮,柔美,顾家,贤惠。

3

举报
下载阅读

他嫌弃我美色小说作者是桃子草莓笑;文中的主角是苏煜妤褚易修;小编带来他嫌弃我美色全文免费阅读:苏煜妤追褚易修这件事,漫长且毫无希望。好友劝她放弃,说褚易修的理想型是漂亮,柔美,顾家,贤惠。好友上下瞥了她一眼,说这几个形容词里,她就沾了一个漂亮,还是***的漂亮。褚易修这种严谨古板的教授,是打死都不会喜欢她。

小说简介

苏煜妤追褚易修这件事,漫长且毫无希望。
好友劝她放弃,说褚易修的理想型是漂亮,柔美,顾家,贤惠。
好友上下瞥了她一眼,说这几个形容词里,她就沾了一个漂亮,还是***的漂亮。
褚易修这种严谨古板的教授,是打死都不会喜欢她。
那段时间苏煜妤正巧心情不好,又被好友说的心如死灰,用了两瓶酒劝自己放弃,哭的委屈给褚易修编辑短信,大意是往后余生,山高水远,永不再见。
消息一发送,苏煜妤就将手机关了机。
后来她喝醉,好友将她送回公寓门口。
苏煜妤醉眼朦胧,趔趄着进了电梯。
出电梯时,她醉眼撞进一双深邃低沉的眼眸,苏煜妤手一抖,钥匙掉在地上,嘴唇下意识发颤,“褚、褚老师。”
褚易修没应声,弯腰捡起她的钥匙,慢吞吞凑近她,声音沉如水,“山高水远?永不再见?”
苏煜妤腿软着不敢搭话,他也没再说话,单手扯掉领带,眉眼沉静低垂着,将人带进了门。
(苏煜妤喊褚易修褚老师的原因是,她之前为了追褚易修天天装学生妹去上他的课喊习惯了。)

他嫌弃我美色在线阅读全文

第14章:苏煜妤离他很近,她身上有很淡的甜果香。
褚易修抬眸看近在咫尺的白净脸庞,眸底深沉一片。
苏煜妤眨了下眼睛,弯了下,弧度好看的嘴巴慢慢抵进他。
视线垂下,搁在他略薄的嘴唇上,又***了下唇。
两人唇相距三公分时,苏煜妤唇角又抿了个乖笑,甜声道:“褚老师,你还有最后三秒时间考虑?”
她小手去摸他的下颌,柔软指腹在他唇角附近压了下。
她一笑,嘴角甜味夹带着热气都拂在他稍冷的薄唇上,“我帮你数着数,三秒过后,我就真的亲上褚老师喽。”
褚易修喉结上下滚动,眸底越发沉。
苏煜妤眨了下眼,樱唇轻张,
“三、”
“二、”
“一、”
她左肩上的手掌宽厚温热,但没***,只懒懒搭着。
不推开她啊。
苏煜妤眼眸完成一道月牙,嘴角甜笑着,低声呢喃:“褚老师、”
要真的去咬他薄唇时。
包间门“啪”地一声被推开,“哥!你怎么瞒了我一件事!”
顾白推***间门,莽撞着进来两步,站在圆桌跟前,抬头一看。
眼珠瞪得***。
这这这苏美人压着他哥干干嘛呢?!!!
苏煜妤动作顿在那里,侧头看顾白,罕见地有点恼。
顾白这平时看着挺机灵的,怎么这时候蠢得跟二哈一样啊?
褚易修这时候,搭在她肩头的手掌动了下,黑眸半阖,但没推,只哑声:“苏煜妤。”
苏煜妤听懂他意思,咬着唇,退开一步。
顾白感受着他姐投过来的怨念,窘迫地摸了下鼻子。
一会记起来正事,他目光搁在苏煜妤脸上一阵,又搁在他哥冷淡的五官上一会,扬声,“哥,你咋不跟我说,跟我姐早就认识了。”
苏煜妤还记挂着褚易修薄唇,听见顾白说话声,有点不以为意,一会她察觉到不对。
看着顾白,眨了下眼睛,“你刚才说什么?”
顾白走到她跟前,将掌心摊开递过去。
苏煜妤脑袋有点懵,低头去看,他掌心平放着一张证件照,蓝白背景下,是一十四五岁小姑娘,扎着高马尾,白净脸蛋上一双眸子十分干净漂亮。
顾白打量着他姐脸蛋,“姐,这不就是你嘛!”
苏煜妤惊讶,“你在哪里找到的?”这种高中证件照,她估计都没有了哎。
顾白嘴快,“我哥钱包夹层,刚掏钱不小心拿了出来。”
苏煜妤去看褚易修。
褚易修眉眼端正,黑眸低沉,不发一言,走过来,拿走顾白手心里的照片。
苏煜妤颦了下眉,脑袋中闪过一个画面。
似乎被她遗忘很久的一个画面。
她轻抬眼皮,贝齿咬唇,去看褚易修。
褚易修沉着眉眼,将照片放进钱包夹层,眼似深潭,平静又像是凝聚着波涛,抵着她眼眸。
苏煜妤唇咬的越发紧,薄薄的眼皮轻颤。
江小阮此时进来,察觉到包间气氛不对,刚要说话。
苏煜妤小步走近她,不敢看褚易修,低声:“褚、褚老师,顾白,我记起来,我等下还要去医院打针,就跟小软先走了。”
顾白热情,“别,我跟我哥送一下你们。”
苏煜妤忙道:“不用。”
扯着江小阮手腕,逃了似得往包间外走。
两人坐到江小阮车上,苏煜妤双手捂着脸,连声督促江小阮开车。
车子驶上正街,候在红绿灯时,江小阮手机响了声。
低头看,一会她怪异地去看疲懒窝在副驾上的苏煜妤,“阿妤,你跟褚老师在一起了?”
一提褚易修,苏煜妤唇咬的越发紧,否认很快,“没!绝对没!”
江小阮捏着手机道:“可是顾白刚才问我说,看见你亲褚老师了。”
苏煜妤又是一阵懊恼,否认:“没亲到!小软,我跟褚、老师是不可能的,以后也不可能。”
江小阮疑惑,“你到底怎么了?怎么感觉你从包间里出来就特别反常,情绪波动也很大,是出什么事了吗?”
何止出事,是出大事了。
苏煜妤揉着太阳***,漂亮精致的脸蛋上,罕见地苦大仇深起来。
纠结许久,她才闷声道:“小软,你知道的我高一遭遇的事,所以那一年的事情我都会强迫自己忘掉,其中有一件事情就跟褚、老师有关。”
那张证件照,倒让她记起来很多事。
褚易修确实是阳城经商世家褚家的人。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她十四岁,苏世荣叶知清带她参加褚家举办的商业聚会,聚会上,褚易修似乎被孤立了,相同年龄段的男生,都围着褚家另一个儿子储睿说话玩闹,只他一人地坐在大厅角落沙发上沉默。
苏煜妤那时心性比现在活泼大胆,端着盘蛋糕,转了圈,瞧见坐在沙发上的褚易修。
那时褚易修长相惊艳,苏煜妤一时为色所迷,悄默声凑过去,装着不着意亲了口褚易修侧脸。
她嘴巴上还有奶油,还沾了些在褚易修脸上。
亲完,她才咬着唇,笑着道歉,说不是故意的,一点诚意也没。
褚易修那时,就抬手抹掉了奶油,看她一眼,又沉默着。
苏煜妤不介意,就坐在他旁边,边吃蛋糕边絮絮叨叨说着话。
那天聚会举行了多久,苏煜妤就在褚易修跟前坐了多久。
江小阮惊:“褚老师那时候那么可怜,他家人都不理他吗?”
苏煜妤皱着眉头,“不知道。”
江小阮又道:“所以你就因为这个,不想跟褚老师好了?”
苏煜妤鼓了下腮,细眉紧皱,当然不仅仅是因为这个啊。
后来,她大约找过褚易修两次,但不知道是谁搞鬼,有人传褚易修早恋,说他对苏家那位小姑娘图谋不轨,褚易修因为这个受了家法。
苏煜妤当时听说,只觉得荒谬。
明明是她对褚易修的脸图谋不轨,怎么就成褚易修对她图谋不轨了。
她是记挂着,褚易修受了家法这件事,边央求着叶知清带她去褚家串门,趁着叶知清跟褚家长辈说话的时候,揣着膏药溜去了二楼,想着看褚易修伤怎么样?
褚易修门没有反锁,苏煜妤不好声张,怕被褚家***看见,就悄悄开门走了***。
但房间里没人,苏煜妤正想着要不要出去时。
浴室门打开。
褚易修下半身裹着浴巾走了出来,他手似乎正在解浴巾。
苏煜妤正要说话,然后不着意瞥见了一个丑东西?
褚易修似乎也意识到房间里有人,看见是她,忙将浴巾裹上,侧眸看了眼没锁的房间门,嘴角抿了下,然后低声,让她出去。
他那时脸色比往常更冷,苏煜妤只好放下膏药,走了出去。
那天,她出了房间门,似乎又看见褚易修的弟弟,储睿。
见了她,得意地笑了下。
她跟叶知清从褚家离开,两天后,听闻褚易修又受了家法,似乎是因为储睿告状,说他诱哄苏家小姑娘进他房间,不知道干了什么事。
苏煜妤倒不敢再去找褚易修了,不是因为其他的,倒是因为那天看见的丑东西,她后来上网查了,囧的三天没跟男同学讲话。
再往后她高一出了点事情,更将褚易修这个人,抛在了脑后。
现在回想,她小时候不懂事,误打误撞看了褚易修身体,又害得他背了早恋的锅,受了两次家法,褚易修现在见了她,怕不是想弄死她。
她记起来,如果刚开始让他哥打听一下褚易修跟褚家的关系,多好。
如果早知道,她绝对不会瞎撩褚易修。
苏煜妤贝齿压唇,又想到今天在包间里,要去亲褚易修。
她指尖揉着头发,想抓狂,想原地消失一会。
江小阮将她送回公寓。
临下车,问她,“真的不打算跟褚老师处对象了?”
苏煜妤按了下太阳***,小脸皱巴,轻声:“小软,我真的不敢了。”
江小阮沉思一会,“那万一,褚老师想跟你好呢?你看褚老师钱包里,还放着你证件照。”
苏煜妤细眉颦着,一会,“小软,你没想过,可能是褚老师怕忘记我的脸,要随时记得谁小时候害得他那么悲惨吗?”
江小阮:“……”
苏煜妤上了楼,洗漱好,疲懒地躺下床上。
记起来她这几天往褚易修跟前蹭的事,又记起来褚易修十八岁时因为她受的两次家法,她脑袋陷在枕头里,一阵懊恼。
一会,她脸蛋憋红,摸到手机跟花姐发消息。
原本因着褚易修,想多休些假。
现在她倒是想着能尽快投入工作,忙活起来,好忘记褚易修这件事。
-花姐,我这两天想回去上班,你说要我接的那个项目,是什么节目,剧本先给我发一下。
花姐很快回复,
-是一档综艺真人秀,恋爱的。
恋爱的?她最近又没有恋爱可谈?唯一一个想谈的,她现在也不敢跟他谈。
揉着脸,打字,
-这个节目你确定我适合?
花姐发过来一个[得意]的小表情,一会又道:
-我们合作这么久了,不得有点默契。记得我上次问你的事,你不是正在追男人吗?我听乔伊说星田的教授是吧?我已经让助理发了邮件邀请你的那位教授来参加了。
苏煜妤迟钝两秒。
哪位教授?星田大学?
褚、褚易修?!

他嫌弃我美色完整章节阅读

第15章:包间自苏煜妤走后,就恢复了寂静。
顾白觉得这阵安静有点怪异,抬眼去看他哥。
褚易修面色低沉,薄唇平抿,瞧不出什么来。
顾白踌躇一会,“哥,你跟我姐什么情况?”
一会,他一边眉毛挑起来点,小心翼翼地问:“你跟我姐你俩在一起了?”
褚易修转身,去拿搭在椅子上的外套,转过身来,才眉眼肃着,沉着,低声:“没。”
他大步迈了出来。
顾白挠了下头发,跟了上去。
坐上车,顾白一颗心焦灼的很,侧头看褚易修。
他哥闭着眼,后脑倚在靠背上,手指按了下鼻根,神情讳莫。
顾白一时记起来,他刚进包间,苏煜妤压着他哥要做什么的情景,他是不是打扰到他哥的好事了。
愧疚的很,道:“哥,今天要是我不闯***,你跟我姐是不是就能成事啊?”
“实在不行,我明天把我姐约出来,你俩单独再谈一下。”
褚易修没看他,一会道:“不用。”
顾白一听他哥这无欲无求的语调,一急,“什么不用!你这桃花好不容易开一朵,而且我姐这朵桃花,真的是万里挑一都挑不出来的好,我必须得做点什么。”
他越说越激动,想着这事趁早办好。
摸出手机,要跟他姐发消息。
褚易修低咳了声,“顾白,你别乱牵线了,我跟苏煜妤。”
他半阖着眼,长睫掩映下的眼眸黑如深潭,又冷又凉,顿了下继续道:“不可能的。”
顾白懵了,“为什么?”
褚易修不言。
顾白记起来那张苏煜妤那张证件照的事,小心问道:“哥,那我能要一句实话吗?你是不是心里早就有我姐了?”
他哥感情方面的事,顾白大都知道。
这几年,通过他想要跟褚易修好的人数不胜数,大都肤白貌美,性格家室样样都不差,就像上次的白芍,在学校也是校花级别的,但褚易修给的答案,毫不例外,都给拒绝了。
连接触都不想接触,一概否定。
顾白以为,他哥或许真的性冷淡,或者对女人的热情远远比不上对学术的热爱。
但苏煜妤一出现,顾白又动摇了。
完好无损的保存一女生的证件照好几年,要么是暗恋这个女生,要么是恨这个女生。
怎么瞧,他哥跟苏煜妤也不像是后者。
他急着求证答案,褚易修却转了话题,低声:“开车吧。”
顾白转头看他哥,有点想求证,但转头一瞥见他哥冷淡的眉眼,又怂的不敢问了。
将褚易修送到别墅,顾白犹豫许久,才将脑袋探出车外,“哥,我说句真心话,你别对我姐太冷了,我姐一看也知道是家里娇生惯养的小姑娘,受一次冷落可能没事,但次数多了,我怕哥你自己到头来后悔。”
“还有,如果姜姨还在世的话,她一定会很喜欢我姐的。”
说完这些,顾白倒大松一口气,“哥,我不打扰你休息,你要是想好了,自己不方便联系我姐的话,你就给我打电话,我来约。”
顾白开车走了。
褚易修进了别墅,没开灯,扯开衬衣的两颗纽扣,坐在靠近落地窗的沙发上。
抬手取掉眼镜,指骨碰到眼镜边框时,脑袋里记起来,苏煜妤很近抵着他,柔软的指腹捏着他眼镜往上推的模样,身上的清香全部涌入他的鼻息。
褚易修捏着眼镜,阖了眼,后仰靠着沙发。
她说,要是他推开,她就放弃,并把他拉进黑名单,永远不会往来。
他本应该推开的,但在她面前,他的自控力消失的一干二净。
“苏煜妤。”
褚易修薄唇微张,极低吐出这三个字,别墅内又恢复一片沉寂。
苏煜妤晚上睡得并不好。
一早起来,白净的脸上一对黑眼圈尤其明显。
她去冰箱开了瓶酸奶,倚在沙发上,一***一***抿着。
手指不停地在微信上编辑消息,***扰花姐,
-花姐,那个节目邀请函能不能撤回?
-你这违背了合同条款,
-当初说好的,节目通告广告都要跟我商量后才可以做决定的。
-如果那个邀请函撤回不了,那节目的合同,我是不会签的,你再找别的艺人吧。
连续四条消息发过去,花姐估计被她轰炸醒了,
-小祖宗,我帮你追男人,你咋还不知道感恩!邀请函已经寄出去了,再收回,不得让人笑话,除非你未来男人拒绝了这个节目,否则,你别想让我去亲自跟人道歉,说邀请函发错了!
一会,又一条消息过来,
-或者你自己去跟你男人说,邀请函发错了,求原谅。
苏煜妤咬着舌尖。
让她再跑去褚易修跟前,打死她算了。
一会,想到褚易修的性子,在他邮箱里瞥见这种邮件,依他性子,大约会被当成垃圾邮件一键删除的吧。
颦着的细眉又缓了过来,不理会花姐了。
歪在沙发上,苏煜妤摸了下额头,还是有点烫。
她拿着冰凉的酸奶瓶,抵着额头,想着要不要去打一针时。
手机又震动了下,她低眼去瞧。
是高三群里在划水,商量着聚餐的事。
班长梁茵私聊了她,在问她晚上有没有时间?
她高三同学里,大多数都做了朝九晚五的白领或者家庭主夫家庭主母,晚上时间都挤得出来,似乎只有她这个主持人,工作时间不定。
苏煜妤晚上没事,老同学之间又难得一聚,抿了口酸奶,回,
-有时间,地点在哪?你发到我手机上。
班长回了个[OK]的手势,又发过来一条消息,
-晚上程安也会来,你知道吗?
程安回阳城这件事,苏煜妤没听到一点风声,给班长回了消息过去。
-不知道。
-我以为你俩关系那么好,你已经知道了呢。
这句话,有点酸意。
苏煜妤鼓了下腮,没再回消息。
晚上八点钟,苏煜妤进了包间。
包间里一静,有四面八方的打量目光,落在她身上。
苏煜妤弯唇浅笑了下,都是老同学,不好太拘着面子。
她一笑,其余同学也跟着笑。
苏煜妤入了座。
班长梁茵过来,穿了件白色的束腰裙,棕色大卷发凌乱地搭在胸前。
这几天,阳城一直降雨阴天,温度低的过分。
她来时,都将针织外套穿上了,瞥见梁茵这***,唇角抿了个浅笑。
梁茵过来坐她跟前说话,“程安还没来?是不是有事耽搁了?”
苏煜妤抿了两口热水,眼眸懒懒弯着,“我也不知道,不然班长你给他发个消息?”
梁茵撩了下卷发,“还以为程安有什么事都会告诉你一声呢?”
这莫名其妙地酸意,究竟是哪里来的?
苏煜妤眼眸看梁茵,眨了下眼睛,小嘴一张,“我跟程安也许久没联系了,估计还没班长你跟他联系多呢。”
梁茵低笑了下,要说话。
包间门被推开,一穿着西装三件套的男人走了进来,男人眉眼精致的过分。
梁茵回头,一下子站起来,迎了上去。
程安淡笑着跟梁茵打完招呼,往她这边走过来。
弯了下腰,“小妤,好久不见。”
苏煜妤撩眼皮看程安,“看样子是没把我当朋友呢,什么时候来阳城的,也没告诉我一声?”
程安笑,比她眼睛还好看的眼睛像是带着勾,弯着眼,在她身侧坐下,“上午刚下飞机,想着整顿好再联系你的,但没想到晚上就见着了。”
苏煜妤高中时期,没有玩的特别好的朋友,除了程安。
她高一那年出事,也只有程安这个朋友陪着她。
她一下弯了眸,“好了不吓你了,好久不见,程安。”
晚上的聚餐还算愉快,除了梁茵时不时投过来的目光刀子。
到了九点,同学之间散场。
苏煜妤跟程安走在后面,她脑袋有点晕,饭桌上被梁茵灌了一小杯白酒。
她酒量小的很,撑着没醉,还算好的。
步伐很小地往外走,程安手插着西裤口袋,慢吞吞跟在她后面。
等到两人出了酒店,老同学倒全都***了。
苏煜妤回头,要跟程安讲话。
刚一回头,倒被程安抱紧了怀里,耳边低笑了声,“刚才包间人多,不好这样做,小妤,我回来了。”
苏煜妤闻着他的低沉的香水味,莫名记起来褚易修身上轻淡的沉木香。
她伸手去拍程安的肩头,“再抱两秒,我就要喊非礼了。”
程安笑了下,松开手。
伸手过去,“钥匙给我,送你回去。”
苏煜妤喝了酒,也没逞强要开车,动作自然将车钥匙递了过去。
酒店门口。
江小阮抱着笔电,从褚易修背后走了出来,见他站在酒店一侧门口不动,疑惑:“褚老师,你在看什么?”
褚易修一下收回视线,指骨抵了下眼镜边框,低声:“没什么。”
江小阮抬眸去看,街角近处拐过去一辆白色奔驰。
车型还有车牌号,有点熟悉。
一会江小阮记起来,嘀咕了声,“阿妤怎么也在这里?”
褚易修不言,一会:“我等下还有事情,我帮你叫辆车送你回去,可以吗?”
她跟褚易修过来这边是来听研讨会的,为了方便,倒没开车过来,就坐了褚易修的车,现在回去,怎么再好意思麻烦褚易修,忙道:“没事,我自己打车就成。”
“女生晚上打车不安全,顾白刚好在附近,我刚给他发了消息,他两分钟后就到。”
一听见顾白的名字,江小阮眉头就直皱,想说不用,又瞥见褚易修很冷的脸,她又不敢再拒绝。
约莫两分钟,顾白开着辆黑色大G过来。
江小阮不情不愿上去,但踏板有点高,她抬脚踩得有点勉强,顾白墨镜挂在鼻梁上,弯着眸,嘴角一侧勾着笑,顺手扶着她的腰,把江小阮提了上去。
等爬进副驾,江小阮一脚又去踢顾白,嗔道:“流氓!”小皮鞋鞋尖踢到了顾白小手臂,顾白疼的呲了下牙,“小祖宗,你下脚轻点。”
江小阮听见他嘴里的小祖宗,又砰的一声将副驾门关上了。
顾白摸了两下手臂,嘴角又挂着笑,跟褚易修打了招呼,“哥,那我先走了。”
褚易修“嗯”了声。
等到顾白车子开走,褚易修站在车跟前,许久。
记起,刚在酒店门口,抱着苏煜妤的男人,似乎、很亲近。
苏煜妤,她好像喝多了酒。
褚易修唇角平抿,俊脸低沉晦暗,好一会,才上了车。
苏煜妤冰箱里没矿泉水了,她喝了酒,喉咙干涩的很,不想去喝甜腻的酸奶。
犹豫了下,握着钥匙,出了公寓门。
走廊上声控灯暗了下去,苏煜妤跺了下地板,声控灯打开。
她用小手去冰酒后发热的小脸,转身。
瞥见电梯门口站着一人,很高。
苏煜妤小腿差点软掉,低“呜”了声,瞥见那人冷淡的眉眼,松一口气。
是褚易修啊。
两秒后,她轻眨了两下眼睛,咬了下舌尖,小手去摸公寓的门把手。
是是是褚易修!
她现在回公寓,还来不来得及?

小编点评

他嫌弃我美色(苏煜妤褚易修)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这本小说故事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十分适合在闲暇的时光里读上一读,实力推荐给读者们。

相关小说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