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古言现言 > 无度盛宠(时亦秦初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无度盛宠(时亦秦初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无度盛宠(时亦秦初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

主角是时亦和秦初叙的言情小说全文在哪看?无度盛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秦初叙在小区捡到时亦,她宛如一条受伤的麋鹿,借酒来舔.舐伤口。

5

举报
下载阅读

主角是时亦和秦初叙的言情小说全文在哪看?无度盛宠全文免费阅读讲述了:秦初叙在小区捡到时亦,她宛如一条受伤的麋鹿,借酒来***.舐伤口。他走近,她抬起湿漉又迷离的眼眸,直溜溜地看着他,好半天才伸手揪住他的衣摆。他眸色深沉,把人抱回了家。

时亦秦初叙小说简介

秦氏集团太子爷秦初叙,气质斐然,生得一副好皮囊,回国半年就晋升昔城女性最想嫁男人排行耪榜首。某日,有人在昔大论坛贴出一张他和一个女孩儿在车内拥吻的照片。此图一出,瞬时激起千层浪。翌日,秦大少接受媒体采访,有记者问及此事,他淡淡扫了底下一圈,语调微凉:“不过是夫妻间的正常行为,你们很感兴趣?”

无度盛宠全文阅读

设在七点的闹钟按时响起。
时亦睁开眼看到屋内大亮才想起来昨晚的窗帘忘拉上了。透过一尘不染的玻璃窗,她看到了两天未见的蓝天。
昔城是个很干净的城市,连天空都是纯净的。
本来湛蓝的颜色最能让人心情愉悦。
但一想到昨天晚上耳机丢了她就不怎么愉悦得起来了。
在电梯里她就发现耳机不见了。可她没有回去找,这几年她丢过无数副耳机,如果每次都去找的话那也太累了。
是很常见的牌子,重新再买一副就好了。
伸了个懒腰,她乖乖从床上爬起来,整理好睡的乱糟糟的床铺,踩着拖鞋去了浴间。
早上的课在十点,时间很充裕,但她决定加快速度,早点出门。
小区后面那条街上新开了一家很好喝的奶茶店,她打算散着步过去买几杯,带回学校给沈安然和孟婷尝尝。
张智关好门,转身时看到了正在等电梯的小邻居。
一瞬间他想到了那副被Boss装进裤兜的耳机。
要说他为什么会觉得昨晚那副耳机很眼熟,不是因为他眼神好也不是因为他记性好,而是因为他见过那副耳机很多次。
小姑娘搬过来那晚忘记买盐来问他借了点,他是昔大毕业的,相互认识后得知时亦也是昔大的学生,神奇的校友情顿时就出来了。
他和时亦有时会在走廊或者电梯里碰到,小姑娘经常戴着耳机,快一年了,她的耳机不知道是没换过还是都是同一个牌子,反正他看着都一样,从没变过。
通常情况下时亦周一至周五都住宿在学校里,今天周三这会儿她却在这里等电梯。
各种蛛丝马迹一结合,他就已经百分百确定Boss昨晚送的人就是小姑娘了。
可又有些地方不对劲。
小学妹虽然长的跟个小仙女似的,水润甜美,一般的楞头小子最喜欢这种类型的女生了。
但Boss是什么人呐?他可是昔城拥有顶级颜值和财富的男人!那可比一般楞头小子高出不知道多少个段位了。
难道自家Boss对那些主动送上门来的女人无动于衷真的是喜欢这种清纯的未经世事的小姑娘?
哦!瞧他发现了什么劲爆的大秘密!
张智摸着下巴看着时亦陷入了沉思。
这姑娘不会是被Boss给包了吧?
瞧着她也不像是会为了钱而出卖自己的女孩儿啊。
不过也说不准。
他就没见过时亦的家人,这里地段好房价挺高的,她如果不是家里很有钱也住不起这房子。
但有钱人家会让一个小姑娘独自住在外面吗?
不会吧。
那说明还是时亦自己的钱。
她一个学生哪来的钱?
的。
还有其他金主的?
毕竟Boss才回国半年,时亦已经住在这一年多了。
那他刚觉得她清纯不谙世事岂不是大错特错了?!
时亦按着电梯开门键的手都开始泛酸了张智还站在电梯外呆楞着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她只得出声提醒了一句:“电梯门要关了,再不下去小心上班迟到。”
张智抖了一下.身子,被时亦的声音吓了个半死,他迅速跨进电梯。
时亦把手放开,轻轻在身侧甩了甩。
电梯门关上,电梯从二十三楼匀速下行。
张智还在自己的脑补世界里独自震惊,此刻他有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时亦,好在时亦性子很静,平时他们也不怎么说话,就各自沉默着等电梯在一楼停住。
然后又各自去往自己的目的地。
时亦推开门宿舍门,沈安然坐在自己桌前看电脑,听到动静回头看了她一眼又转过头继续忙碌。
“时亦!”很突然的,沈安然吼了一声。
时亦差点没被她吼的把奶茶丢在地上。
吼完后沈安然回头冲她说道:“时亦你看场音乐剧怎么把自己搞到学校论坛上了?”
“什么东西?”时亦不明所以,她把奶茶放到沈安然桌上,然后凑过去看她的电脑页面。
沈安然打开的是学校论坛的闲谈娱乐版面,俗称八卦区。
她指着网页上的照片问时亦:“这是你吧?小姑娘这张照片拍的很美啊。”
时亦一眼就看出帖子里贴的几张照片是昨晚在昔城剧院拍的,沈安然手指着的那张拍的是她和蓝紫。
拍照的人应该是在她们左边,因为她离镜头更近,更清楚。
照片中的她单手托着下巴,面上带着浅浅的笑,卷翘的睫毛构成一个好看的扇弧,安静的专心的盯着右前方看,视线的尽头……照片内容戛然而止。
不过很显然她并不是主角,因为接下来的几张照片拍的都是蓝紫,她只是被连带的。
往下翻照片主角变成了蓝紫和秦初叙,应该是蓝紫和秦初叙打招呼那段时间拍的,秦初叙侧对着镜头,脸只拍了个侧面。
时亦明白了,她就是一个小配角,只是不小心被连带上的而已。
“人家的重点根本不是我,”她指着帖子的主题栏说:“楼主是蓝紫的粉丝。”
帖子标题栏写着:紫儿素颜高清图组,颜狗进!
一层留言是楼主自己:紫儿素颜太能打了!我要做她一辈子的颜狗!!!
二三四层应该也是蓝紫的粉丝,几乎是和楼主一样的句型和内容。
五层:天!这男人是谁?侧颜逆天啊!这大长腿!还有这身意大利手工定制西装!妈妈呀我好爱!!
六层回复五层:姐妹你竟然认不出他是谁!?
七层:蓝紫这个应该不是素颜吧,看得出来化了淡妆。
五层追问六层:啊?我应该认出他是谁吗?也没拍个正脸,姐妹快告诉我他是谁!
九层回复五层的追问:我是好人,我来告诉你,这是秦氏新上任的总裁秦初叙。
六层回复五层:对对对!就是他!哥哥超帅的,正脸也一样逆天,姐妹求你快去看看哥哥的其他照片,保证你不会失望。
十一层:蓝紫的眼神好温柔,他们俩不会在交往吧?还一起看演出。
六层回复十一层:一起看演出就是交往了?他们就不能恰好偶遇?别乱说啊,抱走哥哥不约。
看到这里时亦就没了兴致,她知道是怎么回事,再看这些猜测和争议也就没什么意思了。
大家对他怎么跟追星似的。
沈安然还在兴致勃勃地看回帖内容,时亦笑着说:“这么半天了你竟然还没感知到你手边的奶茶。”
“啊?你给我带奶茶了?”沈安然说着往旁边看了眼,看到奶茶眼睛一下亮了,她捧起奶茶兴奋地说:“谢谢!你怎么知道我想喝奶茶了?”
时亦说:“你就没有不想喝的时候。”
“小姑娘你这就没意思了啊。”沈安然转头瞪了她一眼,戳开奶茶喝了一口说:“欸有人提到了你。”
时亦站在自己桌子前问:“说什么了?”
“说小姐姐笑的好甜,好好看。”沈安然酸溜溜道。
时亦收拾着待会儿上课要用的东西,轻轻哦了声。
安静了一分钟沈安然又忿忿地说:“这些人怎么这样啊,把你的个人信息都贴出来了,不知道这样很可能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吗?”
“什么信息?”时亦问。
沈安然边看边答:“名字年级专业什么的。”
“这些没事儿。”时亦说,虽然她也不赞同这钟随意透露别人信息的行为,但照片既然贴在了学校论坛,那肯定有认识她的人,只要不是什么更深入的信息就行。
“你当时在看什么?”沈安然忽然问。
“没啊。”时亦脱口就答,答完之后她就懵住了。
这种时候她应该随便编个什么东西来回复沈安然的,但她刚刚心跳忽地一顿,没有任何思考就否认了,沈安然回头对她笑的意味深长,时亦轻咳了一声提醒说:“别看了,九点四十,该去上课了。”“你不说我也知道,”沈安然关了电脑,起身时语气肯定地问:“在看秦大总裁,对吧小姑娘?”

无度盛宠在线阅读

四周人群喧嚷,中秋节假期一过,车站似乎成了最拥挤的地方。
时亦穿了条齐膝***,***下的小腿莹白细长,背着个小巧精美的背包,正靠在墙边百无聊赖地划拉着手机。
小表弟在舅母怀里咿咿呀呀说个不停。
开往昔城的大巴五点发车,时亦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差不多得走了。
她站直身子和舅母道别:“舅母我该走了。”
“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舅母交代着,“到家回个电话给我。”
“好,”时亦乖乖应下,伸手捏了把小表弟圆嘟嘟的小脸,“舅母快回去吧。”
舅母说:“你***我再走。”
时亦点点头,转身朝安检口走去,才走了两步就被舅母叫住。
她回身看着舅母,舅母眼眶微微红了,声音有些发哽:“亦亦我替你舅舅向你道歉,他就是个混蛋!他的话你别往心里去,这里就是你的家。”
“没事儿的舅母,”时亦眼角弯弯,笑着抚慰舅母:“我是来看您和外公外婆的,不会在意他说什么,下回国庆放假我再来看您们。”
她只在意值得她在意的人,至于李立,他再怎么不欢迎她,再怎么冷言相对,她都不会去管。
“走吧。”舅母亲了亲儿子的脸,然后拉起他胖乎乎的小手对着时亦轻轻摇了几下,柔声说:“宝贝儿和姐姐再见。”
时亦也摇摇手说了声再见,转身走到安检口,通过安检后她没回头,径直走向发车点。
和时亦坐一起的是个鬓角斑白的老爷爷,她的座位挨着车窗,坐下后她扯起耳机戴上,靠着椅背吸了吸鼻子,闭眼将眼中的酸涩强压了回去。
被沈安然看穿后的迷茫无措伴着她度过了刚刚逝去的一周,上课以后她没怎么和曲程见面,都开学了快二十天他们只在一起吃了七八次饭。
她和孟婷的关系重新回到刚认识那会儿,孟婷学的是另一门语言,她们在同一层宿舍楼却不时常在一起上课,相对来说,她和沈安然待在一起的时间更长。
沈大小姐晚上很少在宿舍,她有自己的圈子,是她融不***也不想融***的领域。
时间过得很快,又好像过得很慢。
中秋没回家被老爸狠骂了一顿,妈妈和嫂嫂打电话来语气都是小心翼翼的。
她最怕分别,不管是短暂的还是长久的,这会儿要离开这个待了两天的地方,她觉得好难过。
两个小时的车程,回到昔城时夜色已经开始张牙舞爪的蔓延到城市的每个角落。
走出车站,时亦拦了辆车。
坐车前舅母带她在车站附近吃了饭,所以摊在车上时她只感觉到了累。
非常的累。
偏偏这时候手机铃声很不适时地响起,时亦烦躁地掏出手机,扫到时铎名字的那一刻手机毫无防备的从她手里滑落,掉到了车座底下。
车里没开灯,光线很暗,等她好不容易摸到手机再把它拿起来时,电话已经因为长时间没接通而自动挂断了。
她以前拒绝过时铎的电话邀请,但这次她绝对不是故意的,纯粹是因为手滑。
时铎好像有急事找她,因为很快铃声又再一次响了起来。
她按下接听键,把手机举到距耳朵十五厘米远的地方。
接通的瞬间电话另一头就传来了时铎冷漠而且还挺生气的声音:“挂我电话?”
时亦沉默着,时铎重点明显错了,他能在一分钟之内接连给她打两个电话说明他确实有很重要的事要跟她说,不管这件事是好的还是坏的。
那么现下他纠结她刚才是不是挂他电话的问题就显得很刻意。
她已经接听了不是吗。
而且他理应早就习惯了她挂他电话的行为。
会这种搞错重点的情况在时铎那里是破天荒头一次,他一向都是直入主题,从不拐弯抹角。
“有什么事吗?”时铎问完那句话后就没再开口,时亦受不了这种尴尬的无言局面,就开了口。
时铎隔了好几秒才问:“你谈恋爱了?”
听到时铎的话,时亦并没有多惊讶,大方承认道:“是啊,谈了。快四个月了。”
她不会问时铎为什么会知道,时铎可以通过很多种渠道知道这件事,只要他想。
可是她想不通,就这事会让时铎变得如此吞吞吐吐吗?
这不是他的风格。
他就该直接质问,或者直接警告她别乱来。
不对。时铎怎么会突然关心起她有没有谈恋爱来了?
他今天真的好反常。
正疑惑不解间,她听到时铎问:“是不是叫曲程?”
时亦把手机移到了耳边,平静地回答:“是。”
“你是不是认真的?你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吗你就跟他交往!”时铎突然提高声音冲她吼,像压抑不住的怒火突然爆发一样。
时亦被他这样莫名其妙吼了一通,怒气腾一下就起来了,她握紧手机生气地说:“我怎么不知道了!他对我很好,一直照顾我陪着我,他喜欢我我也喜欢他,我想和他在一起怎么了?我谈恋爱碍着你们谁了吗?你从来不管我现在凭什么冲我吼!”
她说话的时候司机的眼睛扫了好几回车镜,时亦从来没有在外人面前这般失态过,脸顿时烧成了火团。
趁时铎还没组织好回怼她的语言之前,她从背包里抽出二百块放到副驾驶的座位上,示意司机就近停车。
时铎站在酒店门口半天没找回自己的声音,臭丫头刚刚那番强硬的话让他既震惊又隐隐羞愧。
最主要是小丫头好像真的很喜欢曲程,这让他有点不忍心把残忍的真相告诉她。
小丫头刚刚说话时带了哭腔,他突然怕他说出真相后小丫头会哭得很伤心。
他听到她说就在这里下车,她好像是在出租车里。
“你现在在哪?”他问。
“不知道。”时亦说,她是真的不知道她现在在哪,本来以为她会继续和时铎歇斯底里,谁想到时铎根本没按常理出牌,居然好声好气问她在哪里。
“你是傻子吗在哪都不知道!”时铎果然又开始数落她,“昔城还是云镇你总该知道吧?”
时亦在行人道上找了棵树靠着,疲惫地说:“昔城。”
“我劝你最好和曲程分了,他远没有你以为的那么好。”时铎忍住点烟的冲动,冷冷地说。
“你不觉得你这话说的很搞笑吗?”时亦略带讽刺的声音传来,“你认识他吗你就这样说?”
“我是不认识他,但我知道他就是个混蛋!你猜猜他现在在干什么,他这会儿正在和别人开房。你现在还觉得他对你很好,很喜欢你吗?”
时铎觉得他这些话说得异常艰难,他都不敢去想此刻时亦脸上的表情是什么样的。
时亦发现自己捏着手机的手抖的厉害,差点又让手机滑落在地。
她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相信时铎的话,她只知道自己现在心里很慌很乱,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精神力量忽然被抽离,像有人强力而残酷地抽走了她的一根骨头,让她变成了半滩软泥。
背脊紧紧靠着树干,她缓慢而苦涩地说:“时铎你别耍我好不好?”
半晌后她听到时铎一字一顿地说:“我没耍你。”
“我不相信你,你很坏,总是欺负我。”时亦轻声说。
时铎咬了咬牙,“我本来没打算把恶心全摊开给你看,既然你不信,眼睛总不会骗人,你现在给我立刻滚来西华酒店。”
“我不去。”一说完时亦就利索地掐掉了电话。
直到腿麻背酸她才轻轻调整了一下站姿,天已经完全黑了,路灯拖出了她的一道长长的落寞的影子。
一直捏在手心里的手机都有些烫人了。
过分放空思想的后遗症就是她现在一时想不到自己该干什么。
又愣了好久,她才举起手机拨打了曲程的电话。
还是要证明的。
时铎没必要和她开这么大的玩笑,她要自己证明。
四十秒后,手机传来冰冷的机械音,电话没有人接。
她又给孟婷发了条微信。
明天晚上一起去吃烤肉吧?也没有人回。
其实她早就怀疑了吧?
拍拍脸让自己精神了一点,她拨了时铎的电话,对方一秒接起。
“你刚刚说的地方在哪里?”她问。
“用不着亲自来,我把证据传给你。”时铎说。
“算了,还是我自己去看吧,眼睛不会骗人,”时亦坚持,“你把地址告诉我。”
时铎有些心疼她这种明明很受伤却故作坚强的语气,脖子上青筋都,他暴躁着狠狠道:“我说了不用来了!你是耳朵聋了吗!”
时亦没说话,过分的安静。
“知道就行了,没必要来,”时铎说,“没事儿就一个男人而已,你以后会找到更好的,别过来了,听话。”
时亦还是没有说话,他有些慌了。
又过了好久时亦才哽咽着喊:“时铎。”
喊完后眼泪再也止不住地啪嗒啪嗒掉落。
时铎懊恼地握紧了拳:“臭丫头你别哭。”
“我讨厌你,”小丫头声音都是抖的,“不过,谢谢。”

小编点评

所有晦暗都留给过往,遇见你开始,凛冬散尽,星河长明。以上就是小编为您带来的无度盛宠(时亦秦初叙)完整章节全文在线阅读,记得关注哦!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