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小说首页 > 宫斗宅斗 > 三生情三世劫飘萝
三生情三世劫飘萝

三生情三世劫飘萝

伍家格格大大最新精品好文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来袭,该小说主人公是飘萝星华。未来小说网为您提供天歌三生情三世劫飘萝星华小说最新章节!小说精彩节选:和星华谈的‘爱情悲惨论’稍稍影响了一点心情的飘萝特地绕了点路,想从郁郁葱葱的小树林中走过,散散略显沉闷的心。天歌三生情三世劫精选章节被和星华……。

5

举报
下载阅读

伍家格格大大最新精品好文天歌三生情三世劫来袭,该小说主人公是飘萝星华。未来小说网为您提供天歌三生情三世劫飘萝星华小说最新章节!小说精彩节选:和星华谈的‘爱情悲惨论’稍稍影响了一点心情的飘萝特地绕了点路,想从郁郁葱葱的小树林中走过,散散略显沉闷的心。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精选章节

被和星华谈的‘爱情悲惨论’稍稍影响了一点心情的飘萝特地绕了点路,想从郁郁葱葱的小树林中走过,散散略显沉闷的心。走着走着,便听得似有被可以压得很低的吵架声传来。

咦?仙界里一片人人相亲相爱的和睦景象,还能出现争执?

好奇不已的飘萝小心翼翼的偷偷摸摸贴到树后,她刚看清争吵的两人,一个清冷的喝声传来,不止让她一惊,正吵架的一男一女也被吓到,男人迅速隐形逃离,留下女子一人在原地。

头戴七彩凤冠的彩凤走到恭敬站着的鹊灵面前,表情冷肃,“你刚跟谁说话?”

“师……”

飘萝从树后站出来,“她在跟我说话。”

彩凤眉梢微挑,“你怎么在这?”

“我去夫子星君处上课,遇到鹊灵,她问我上课好不好玩,我让她找到我我才告诉她。”

彩凤将信将疑的看着飘萝,冷冷一笑,“这有什么好问的?”

飘萝看了下鹊灵,说道:“当徒弟的,有时候免得不会比较下各自的生活。”

闻言,彩凤斜觑一眼鹊灵,慢慢转过头,看着她,“你羡慕她在文曲星君那上课?”

鹊灵连忙道:“弟子不敢。”

将鹊灵上下打量一番后,彩凤转身离去。跟上自己师父前,鹊灵朝飘萝投去感激的一眼。

飘萝在树林遇到鹊灵的第二天,她还未到文曲星君的门口便远远见到一个身影站在门前,走近一看,竟是鹊灵。

“鹊灵。”

听到声音,鹊灵转身,“你来了。”

飘萝前前后后看了圈,“彩凤上仙呢?”

“我师父不在。我来找文曲星君上课。”

飘萝惊讶的看着鹊灵,“你师父也把你送到夫子星君这了?”

鹊灵点点头。

“对了,昨天谢谢你。”

鹊灵对着飘萝微微一笑,之前对她的不喜之感在昨天她帮她避过师父的逼问后烟消云散,回想起来也不知先前自己无缘无故为何不喜欢她,或许是她成上仙之徒太容易的缘故。

“昨天?”飘萝稍稍想了下,明白了,“噢,那没什么。”

鹊灵若有所思,真诚感激飘萝,“对你来说不算什么,但对我和立夏,你却是救命恩人。若不是你,我恐怕现在已魂飞魄散。”

总觉得天宫一片鸟语花香幸福美满的飘萝被吓了一跳,“仙界……也有这么恐怖的事情啊?”

“四海六道八荒都有其规矩,犯了规,受惩戒是必然的。”

飘萝皱眉,“那以后我绝不跟人吵架。”

太贱了这仙界,吵个架就要灰飞烟灭,难怪到处是一片和谐笑脸盈盈的。

鹊灵微笑着摇头,“飘萝,你不懂。不是因为我和立夏吵架的问题,别说吵,仙界里时常出现打斗。”

“群殴呢?”

“也有。”

飘萝惊叹,“原来仙人也秉持能动手绝不吵吵的生存法则啊。”

鹊灵看着飘萝,总觉得她的话有点问题,但好像又是对的,“有时候吵架解决不了问题。”

“对!”飘萝拍手,“嘴皮吵成香肠远远没有拳头打成馒头来的管用,有些人,一打就老实了。”

“呵呵……”

听着飘萝新奇的比喻,鹊灵好奇的问她,“你经常打架?”这么有经验。

“我哪有那本事啊,我这点道行,都不够别人出腿的。”飘萝满怀崇敬的目光看着星华宫的方向,“是我师父。想当初,在妖林里,那些我看到了躲都来不及的妖精们见到他,一个个收起平日张狂跋扈,怕得要命。师父随手一挥,全成小崽子,个个变得比我还不如。鹊灵你是不知道,看到他们变成那样后我乐成什么样,跟老鼠似的。”

飘萝恍然反应,“啊,不对,我本就是老鼠。”

鹊灵微微拧眉,“这算不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可要是我自己痛苦得半死,那肯定快乐不起来啊。”

鹊灵点头,“言之有理。”

“我们***找夫子星君吧。”

“好。”

彩凤送鹊灵到文曲星君那上课后,第二天,白寅也送昔阳去了。再后一天,了把徒儿归冉送了去。再再迟一天,勾陈将弟子落尘送到。再再再后一天,玄武的徒弟玄心也来报到。

看着六个上仙的徒儿,文曲星君拍着自己的心脏暗叹,此班只能天上有,人间哪得几人凑,终极一班啊。

一下教六个学生,个个来头都不小,文曲星君倍儿觉得有面子。飘萝跟他学习了不少时日,考虑到其他五人,他教的东西深刻许多,习得字也更为讲究。于是,经常性出现年纪最小的飘萝叼着笔头凑到各位师兄师姐桌前卖萌的画面。

“昔阳师兄,这篇字好难写。”

昔阳看着五官漂亮得移不开视线的飘萝,红着脸,微笑的点头,“放着吧,在夫子检查前给你。”

飘萝拿着笔头堵住归冉的鼻孔,瞌睡中的归冉呼吸不畅,火大的睁开的眼,冲着面前拿着字帖的飘萝吼:“没空呢,没看见师兄我在睡觉啊,边儿玩去。”

被吼的飘萝嘟了下嘴,大吸一口气,扯着脖子大喊,“夫子星君,归冉师兄在睡觉!”

归冉伸手捂住飘萝的嘴巴,狠狠的瞪着她,“字帖拿来。讨嫌的货。”

飘萝屁颠屁颠的跑开。

“玄心师……”

飘萝的话还没有说完,玄心拿过她手里需要画画的宣纸,手一挥,意思很明显,不要废话了,他帮她画好。

“无语……”飘萝想,玄心师兄真的好干脆啊。

“落尘大师兄,我这篇文不知道怎么写。”飘萝纠着眉头站在落尘面前,“你帮帮我吧。”

落尘放下笔,看着飘萝,慢悠悠的说道:“飘萝啊,学习呢,是自己的事情,别人是代替不了的,我的字写的再漂亮,我的文章写的再好,我的画画再栩栩如生,那都不是你的本领,星华上仙送你来文曲星君这就是希望你能学礼习字温柔大方知书达理,你每次都找师兄师姐如何是好呢?你要明白,我们不能时时刻刻都在你的身边,万一将来需要你自己动手的情况,你怎么办呢?可是如果你不找我们,你根本就完成不了课业,完成不了课业你就不能回宫,回不了宫你就没有饭吃,没有饭吃你就会饿,一旦饿了你就……”

飘萝拿着笔耷下头,打断落尘的话,“落尘大师兄我回去自力更生了。”

“放下。”

飘萝赶紧放下东西逃命似的跑了。

“鹊灵师姐,”

鹊灵看着飘萝,仔细想了想,问她,“你是想我用归冉那样对你?还是昔阳那般?或者玄心或者落尘?你选。”

“呃……呃……呃……”

飘萝歪着头想选哪个,忽然笑嘻嘻的喊道:“立夏来了。”

鹊灵连忙转头去看,见自己被骗,冷飕飕的目光直射飘萝,伸出手,“课业给我。一炷香的时间内别让我看见你。”

“好嘞。”

有师父,有师兄师姐,飘萝觉得自己的日子安稳极了,除了有点无聊外,别的都找不出刺儿。如果能来点儿事儿,那就完美了。

风和日丽,晴天安好。

文曲星君手执戒尺慢慢踱步在六位学生之间,“今日我们来对诗,对错的人,院中东南方有一枯树,倒挂其上。听清楚了吗?”

众生答:“清楚了。”

“好,第一个飘萝来。”

看着小飘萝,文曲星君选择最简单的与她相对,“人之初,性本善。”

飘萝对:“一枝红杏出墙来。”

“举杯邀明月。”

“红杏出墙来。”

“低头思故乡。”

“红杏出墙来。”

“采菊东篱下。”

“红杏出墙来。”

“侯门一入深似海。”

“一枝红……”飘萝见到了文曲星君拿着戒尺的手开始抖,改口,“多枝红杏出墙来。”

文曲星君咆哮了:“飘小萝!”

飘萝站起来,低着头,“我知道了,自挂东南枝。”

倒挂在东南枯树枝上的飘萝从兜里掏出花生米,扔了一颗进嘴里,咕囔着不满,“什么嘛,对得明明挺好的,句句工整,居然让我挂东南枝。”

但是今天很神奇的是,文曲星君非常喜欢的学生鹊灵也出现了脑袋中风一样的情况。

文曲星君曰:“七月七日长生殿。”

鹊灵对,“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曲星君不敢相信的皱眉看着自己的得意门生,再道:“一骑红尘妃子笑。”

“铁杵磨成绣花针。”

“庄生晓梦迷蝴蝶。”

“铁杵磨成绣花针。”

文曲星君咬牙切齿的瞪着鹊灵,问了最后一句,“一入侯门深似海。”

“铁杵磨成……绣花针。”

“针针针针针针针!都成针了!不怕扎手啊?”文曲星君的胡子气得都要竖起来,训棍直指门口,“去,鹊灵,东南枝,挂着!”

鹊灵低头道,“是。”

见到鹊灵出来,飘萝还想她是来奚落自己的?却见鹊灵倒挂在自己身边,飘萝想了想,将自己手里的花生米递过去,“你也挂啊?”

“嗯。”

鹊灵将环抱在胸口的手臂打开,从飘萝手里拿了几个花生米,吃了一颗,“你师父给你炒的?”

“嗯。”

“他对你真好!”

飘萝嚼着花生米,“我比不得你们,你们修为高,都是仙人,吃不吃东西都行,我老饿。哎,你怎么也被夫子星君挂出来了?”

鹊灵还没把自己和文曲星君对诗的事情说完,归冉走了过来,乖乖的倒挂在树上,飘萝和鹊灵奇怪的看着他,同声问,“挂啊?”

“嗯,挂。”

飘萝从兜里拿出装花生米的小包递给归冉,他扫了眼,“不吃,女孩子吃的东西。”

没多久,白寅的徒儿昔阳也出来了,树上的仨问都没问,一想就知道他肯定也是来挂的。

徒儿们一挂齐,各种话题就蔓延开了,当然,最惹他们又忌惮又兴奋的就是议论他们的师父。

“哎,要我说,咱六个里,就数飘萝运气最好,她师父脾气好,对她也好的没话说。”归冉甩着自己的尾巴,托着腮,“哎,我那了师父完全就是为仙界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事业型啊。”

小编点评三生情三世劫飘萝

天歌,三生情三世劫小说是一本由作者伍家格格写的言情小说,一入天石,天命天成,情劫终结,目前小说已完结,欢迎下载APP阅读更多。

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全本随心看
立即下载广告